• <dd id="k3mwf"><tr id="k3mwf"><object id="k3mwf"></object></tr></dd>

      1. 
        

          <div id="k3mwf"></div>
          新華網 正文
          小貸ABS發行規模縮水 ABS“加速度”放緩
          2018-09-21 09:07:37 來源: 中國證券報
          關注新華網
          微博
          Qzone
          評論
          圖集

            Wind數據顯示,截至9月19日,ABS發行總額累計約為3.16萬億,同比增幅近50%,低于去年約60%的增幅;ABS存量余額為2.16萬億,同比增幅約49%,低于去年75%的增幅。

            記者了解到,業內原預測今年ABS有爆發性增長,但現在看來遠不及預期。分析人士認為,一方面,今年資產證券化增速降溫受到資本計量政策影響。一些非公開發行、但有公開評級的資產證券化產品,可能無法按照20%的風險權重計提,要按照100%風險計提,因此影響到投資者的認購情況,從而波及到非公開市場發行。另一方面,受政策影響,今年上半年消費金融的主要品種小額貸款ABS發行規模較去年同期近乎腰斬。為打破杠桿限制,小貸公司和銀行助貸模式更加普遍,業內認為銀行消費金融ABS規模或有較大增長。

            ABS發行增速放緩

            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石大龍認為,今年ABS增速放緩的主要原因是企業ABS發行增速下行所致。今年上半年企業ABS發行規模同比增長20.15%,而去年同期增速為72.89%;信貸ABS的發行規模增速為56.71%,而去年同期為42.05%。

            具體來看,信貸ABS發行整體保持平穩增速,零售貸款類ABS中個人住房抵押貸款ABS的發行表現尤為突出,上半年增速達到250%。另一方面,企業ABS發行增速持續下行,其中保理融資債權、應收賬款債權為基礎資產的ABS發行增速處于較高水平,上半年保理融資債權、應收賬款債權ABS發行規模增速分別達到221%、126%。與之相對的是,消費信貸類的小額貸款ABS發行規模較去年同期幾乎腰斬,今年上半年小額貸款ABS的發行規模僅為243億元,同比下降46.5%。

            石大龍認為,企業ABS增速下行主要是因為監管加強、信用違約事件頻發導致的配置力量收縮和風險偏好下降。從供給端來看,過去兩年ABS規模快速增長,基礎資產已被充分挖掘,新的增長空間較小。

            興業研究臧運慧認為,2017年ABS發行總額達到萬億級別,在這樣的高基數下,要維持去年的高增長難度比較大;去年消費貸幾乎占了企業ABS發行約一半的份額,今年體量已經縮減到與其它種類企業ABS基本持平,失去絕對優勢。

            深圳某銀行業人士告訴記者:“從整個市場的ABS規模來看,我們去年下半年普遍預計2018年會是一個爆發性的年份,但今年明顯沒有達到原先預計的爆發性增長,主要是資本計量政策影響了非公開發行。”

            該人士指出,國內ABS市場發展具有階段性特征,即不完全通過公開交易場所如銀行間市場、交易所發行,存在許多非公開發行,但有公開評級并做成結構化產品的場外ABS。過去場外ABS發行比較踴躍,因為銀行間市場發行周期可能要三、四個月,但有公開評級的場外ABS,發行時間大概在1—2個月,時間能縮減一半。

            “市場上對這類產品存在兩種解讀。一是認為其有公開評級,如果評級AA-及以上的資產證券化產品,應按標準化ABS計提20%風險權重;另一種是認為,不是通過公開市場發行,風險權重就要按照100%計提。不同投資者認定不同,對非公開發行的ABS市場造成較大的影響。”該人士指出。

            小額貸款ABS發行規模“縮水”

            今年上半年,消費金融的主要品種小額貸款ABS發行規模較去年同期接近腰斬。以螞蟻借唄為例,其發行ABS規模僅為150億元,而去年同期為1012億元。

            石大龍認為,小額貸款ABS發行規模“縮水”主要有兩方面原因,一是銀監會相關規定禁止商業銀行投資場外類ABS和以“現金貸、校園貸、首付貸”等為基礎資產的ABS產品。二是根據《商業銀行大額風險暴露管理辦法》要求,對于分散度低、一對一委外的資產證券化產品原則上可穿透至最終債務人,但對于筆數多、分散度高的車貸、消費貸以及REITs等產品,因為無法穿透底層債務人而只能全部歸于“匿名客戶”,對這類客戶的投資不得超過一級資本凈額的15%。銀行作為ABS產品的主要資金方,未來基礎資產分散度較高的ABS產品因受到辦法的影響而使得發行難度加大。

            多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,目前小貸公司和銀行“助貸”模式十分普遍。即小貸公司將客戶轉介或推送給銀行,小貸公司承擔獲客和必要的風控、渠道管理,銀行是放款主體、承擔風控。

            “這對銀行某種程度上是利好,過去消費金融公司、小貸公司分流了銀行的客戶,這些客戶很多都是銀行的長尾客戶,助貸模式下這部分客戶又回流到銀行。此外,這種模式風險比較低且收益率很高,合作機構基本能給到8%-12%的收益率,銀行還是比較有動力操作的。”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。

            該人士指出,銀行獲得這部分資產后,可以根據情況選擇是否出表。“如果銀行表內信貸額度充足,可能就不出表。如果比較緊張,就會將這部分資產進行證券化出表。出表之后,銀行作為原始權益人,負責部分管理義務,但是并不負責信用責任。目前這部分貸款比較多還是留在銀行表內,未來銀行有可能通過發行ABS來減少資本金的消耗,銀行消費金融ABS規模或有較大的增長空間。”

            REITs發展可期

            金融壹賬通總經理助理兼同業中心總經理黃紹宇認為,雖然今年上半年ABS發行增速有所放緩,但仍維持高速增長態勢。一方面是監管政策鼓勵金融產品標準化,特別是資管新規實施后,引導市場資金投資交易所、標準化產品,ABS符合該特性。二是市場需求較大,ABS具有資產地域分散、種類集中度低,投資資本風險計提少、收益相對較高等優質投資標的屬性,恰好彌補了當前高收益標準化資產稀缺的問題,具有較高的投資吸引力。對融資主體而言,ABS具備融資成本相對較低、產品標準化程度高,公開市場、統一監管特點等,在獲得充足、穩定、可持續融資的同時,也提升融資主體的知名度與影響力,使得證券化業務越來越受到市場的歡迎。

            黃紹宇稱,從美國市場看,ABS的總量占整個債券市場的比重達30%。當前國內ABS的債市占比僅有2.6%。如果要達到成熟市場的水平,按照國內債券市場的總量計算,ABS總量有望超過20萬億元。

            石大龍認為,隨著“嚴監管、控風險”監管思路的延續,以及穩杠桿的政策走向,可以預見短期內ABS業務不太可能重現過往的快速增長模式。

            從類別上看,REITs存在快速增長的潛力。2018年4月25日,中國證監會、住房城鄉建設部聯合印發《關于推進住房租賃資產證券化相關工作的通知》,對開展住房租賃資產證券化的基本條件、政策優先支持領域、資產證券化開展程序以及資產價值評估方法等作出明確,并將設立“綠色通道”進行審核。業內人士認為,住房租賃ABS有利于盤活住房存量、加快資金回收效率從而降低投資周期,鼓勵社會資金參與投資租賃住房市場的建設,有利于降低住房租賃企業的杠桿率,促進形成金融和房地產的良性循環,對于發展我國住房租賃市場、建立多渠道住房供給體系,穩定一、二線城市的房價具有重要意義。

            截至今年6月末,我國累計發行34單類REITs,總規模達727.80億元,其中2018年上半年發行233.04億元,占比32.02%。石大龍認為,隨著租購并舉政策的深化、監管部門的大力支持、房地產市場供給結構調整及轉型升級需要,未來REITs發展可期。(記者 張曉琪

          +1
          【糾錯】 責任編輯: 石海平
          新聞評論
          加載更多
          山東:巨幅剪紙喜迎豐收節
          山東:巨幅剪紙喜迎豐收節
          秋茶飄香大瑤山
          秋茶飄香大瑤山
          云南廣南:金秋田野稻谷豐收
          云南廣南:金秋田野稻谷豐收
          2018國際數字經濟博覽會在石家莊開幕
          2018國際數字經濟博覽會在石家莊開幕

          ? 河北11选5技巧